經驗故事

經驗故事

快樂島

  原作:奧莉維雅(Olivia Coreanda)   翻譯:吳箋花   **********************************************************************   《注意!!!》本文章所描述的內容可能對一些人產生不適,甚至產生危害健康的後果。如果發現自己不可以適應本文的內容,請立即停止閱讀!!!   …
阅读更多...

炮友小E (虎頭山篇) 100%真實

大學畢業後回到桃園等當兵 因此,故事就這麼開始了 畢業後到當兵等了半年的時間 那年是2008年,工作不好找,索性就有零工打零工,沒零工就當米蟲 記得那段時間不是常常泡夜店就是在家打電玩 有天跟一群朋友去夜店 也就是中壢的7樓 剛好那天在辦活動 大約12點開始有一小時的時間是在表演 都是夜店請來的駐場辣妹,還滿正的,身材都很火辣 這時候大家不是在自己的包廂喝酒就是站在旁邊看台上的辣妹跳舞…
阅读更多...

新光三越百貨中心

淑珍的工作,就是逛街,她喜歡這個工作,在這諾大的百貨中心慢慢的徘徊著……   她是一個商品調查(推銷)員,她所服務的公司,專門接受簽約廠商委託從事對顧客在商品上的滿意程度及購物傾向之類的調查;現在,她優雅的坐在百貨公司為疲倦的顧客所精心布置的購物休息區沙發上看著四周,今天是百貨公司母親節大減價的最後一天,又適逢週休二日,各店家施展渾身解數,希望能得到消費者關愛的眼神。   逛街的人群忙亂的在各花車中一攤、一攤的挑著。   …
阅读更多...

趙敏鴛鴦浴

他一把推開那間門,只見裡邊很大,有一塊屏風遮住後邊,裡邊傳來趙敏那嬌嬈的聲音:「張教主,進來吧,順便把門關好!」 張無忌關上門,要看看趙敏究竟耍什麼把戲。他繞過屏風走到後邊,看到了一個很大的木製浴盆,而趙敏正浸泡在裡邊,從她那赤裸的肩頭可以判斷出她應該是赤身裸體。 趙敏笑著說道:「張教主你好不害臊呀,你沒見人家正在洗澡嗎?」 張無忌支支吾吾地說道:「又…又不是我…是你讓我進來的…」 趙敏便說道:「既然來了,不如你也來洗一洗吧!」…
阅读更多...

在深圳夜總會工作的一些經歷

閑來無聊,說說之前在夜場上班的一些經曆,著實令我疑惑至今。至於爲什麽發生那麽多匪夷所思的事我就不得而知了。如有人願意看容我以后一一回憶。 2005年我在深圳一家夜總會任職樓面部長,那是朋友介紹進去的,和經理交談后就由朋友帶我熟悉房間和一些相關事物,朋友在里面是營銷經理,熟悉的朋友都應該知道營銷還是比較好玩的,他女朋友是在大廳伴舞的,對了,他女朋友是四川德陽的,和一位非常出名的超女是同學。…
阅读更多...

麗莉的處女之身被我破了

我有一位知心朋友,暫時叫軍,那是大學同學,我倆是同桌,平時好的不得了,天文地理無所不談,平時吃飯睡覺都在一塊,有時就擠一張床,軍性格開朗,為人正直,是值得信賴的那種人,每次閑聊的時候就把我們班上所有的女生聊一遍,哪位女生的頭型漂亮,今天穿了什麼衣服、誰的腿修長,穿什麼顏色的胸罩,甚至什麼顏色的內庫,誰適合當情人、誰適合當老婆,總之,越聊就越色了(十八九的小伙子也難怪這樣)。…
阅读更多...

淫靡的壽宴

淫靡的壽宴 這是南部一個依山傍水純樸的鄉村,翠綠的青山下,一灣流水橫過山前。就在溪邊的平地,有一個老社區,社區街道是條林蔭大道,兩旁盡是高聳的樹木,而在林蔭道的盡頭,是一棟豪門巨院,那是一個古色古香的豪華建築,一看便知主人必定是個地方巨富。 仲夏的夜晚沒有一絲涼風,炎熱的天氣真教人悶熱得睡不著覺,寂靜的黑夜傳來幾聲狗吠…… 「爸爸……不行啊!」…
阅读更多...

海上四人行

由於兒女都已經從學校畢業,並且開始工作,芭兒和狄克兩夫妻現在終於可以過著他們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他們的第一決定就是來一次浪漫的郵輪之旅。   但他們對海上之旅並不熟悉,於是他們邀請了他們的好朋友──姬兒和畢普這對夫婦──同行,而且由姬兒對這次加勒比海的七天之旅和所有的額外活動作了必要的安排。   他們將會住在相鄰的兩間郵輪套房,而且可以分享所有的歡宴。   登上郵輪,以及卸下在海上十天航行所需要的行李,是非常累人的。   …
阅读更多...

年少記事

此為個人性幻想,僅供成年網友欣賞,不得傳閱未成年者 ——————————————————————————– 壹、窺視偷情姐姐 國二暑假我們全家到花蓮玩,晚上住美侖飯店,我爸媽一間房,我和姐姐住另一間,姐姐那時念大一,她男朋友也住花蓮,姐姐洗澡後,換下白天穿的藍色牛仔短褲與白色無袖圓領線衫換上米白色棉質連身睡衣,裙長至膝,直排釦子由上至下全扣上,但胸前兩點隱約可見,姐姐她睡覺時習慣不穿胸衣。…
阅读更多...

我的經驗之第一次的感覺

她,是我的第一個女朋友,我,也是她的第一個男朋友。雖然在性方面,我的觀念算是相當開放,但是她卻正好相反,是個相當保守的女孩。也因此,在交往之初,我想婚前頂多進展到上半身的親撫就差不多了,根本就沒有想到這快發生關系。 和她成為男女朋友那晚在山上吻了她。 同樣是初吻,我心中雖然也有著相當程度的緊張,外表卻也強自鎮定﹔而她,明顯的驚慌失措,僵在那兒不知道該如何。…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