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o104自拍,免費A片,套圖,言情小說,巨乳,人妻,成人線上
其他

其他

保守老婆的遭遇

我對性的需求很大,年輕的時候,幾乎是每天都有強烈的性沖動。玩過的女友加上嫖過的女人加起來絕對超過150人。而且幸運的其中還玩過5個處女,舉凡我的同學、同事、當兵同梯的女友…我都可以用方法玩到手。事實上,我自己都很難了解為什麼就會對女人身體的幻想充滿了興奮??或許是本身的體質吧!…
阅读更多...

壞女孩與富貴貓

深夜,西貢清水灣道車輛稀少,寂靜如鬼域。 兩個二十餘歲少女每人手持一罐啤酒,邊喝邊走路,踢地上的石子空罐,不時引來路旁高尚住宅的狗吠。 其中一個叫彭美拉,二十歲,瓜子臉大眼睛,帶著挑戰的眼神,另一個是左明艷,二十三歲,圓臉,身材豐滿,有一對美麗的鳳眼,卻帶著惡意的微笑,好像全世界都是她的敵人! 她們在一個村子的朋友家輸光了錢,連搭巴士〔公共汽車〕也無能為力,況且巴士也已停駛了。 若步行出市區,恐怕要幾小時。…
阅读更多...

性治療師日記

擺在面前的是一幅畫,只見大片草原上大大小小五匹馬,或昂首鳴嘶,或低首擺尾,活生生一幅畫,美中不足的是,它掛的地方不對勁,倒不是牆上有污粉什麼的,而是,這兒濃厚的藥味,只怕你不肯呆上個三五分鐘就想跑掉。 布達是一個年輕高挺的男孩子,一屁股坐滿整張椅子,雙腳微微張開,手肘抵著桌面,兩隻手上面放著的是已經呆掉了的臉,笨笨的一顆頭。沒辦法,子承父業本來爺爺已經退休了,無奈的是老爸三年前離家至今不見人影;布達只好常常回家幫爺爺照顧這家中藥店,每次一回來,爺爺總是勞叨著家傳秘方。…
阅读更多...

火車上把妻子奉獻出去

上次去旅游時,老婆在一家旅館中被老和他的兒子干翻了,臨走的時候,老婆還被老的兒子帶了一幫小伙子大鍋炒了一下。說句實話,看著滿身是精液的老婆,我的雞巴當時就跟根棍子似的。等那些小伙子走後,我也狠狠地干了妻子一炮。 只不過,那一次玩得有些過火,妻子的小啾駘了近一個星期才好,期間,我的旁望完全是靠妻子的小嘴解決的。後來,我和妻子又去了幾次,可老卻有些貪心不足,竟然想讓我的妻子做妓女,我自然不干。…
阅读更多...

全裸籃球賽

我老家在南投的山腰,生活純樸。高中時常聽人說些淫娃的事,我只當故事聽,沒想到後來我的女友就是這樣的女人。 我大學時在台北念私校,大二時交了一個女友,平時打扮火辣,喜歡小可愛配超短牛仔褲跑來跑去。因為女友身材好,長得漂亮,我也喜歡他穿這樣子,帶出去也十分的有面子。 當然啦,我們認識不到一個星期就做過了,她也承認過去有過其他男友,但我不知道有幾個,直到後來分手我還是沒問清楚。他叫吳x琳,之後我都以琳做代號。有女友名字類似的請別介意。…
阅读更多...

迪廳包間裡

方菁媛,就像其它的女生一樣,為了戀愛、美貌、課業、金錢等等而煩惱,唯一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她是學校裡一個小開的女人。因為小菁從小不知為何就特別渴望被注目,渴望成為人上人,既然學校公認的多金帥哥對她有意思,她當然是百分百ok啦!而他的朋友們前呼後擁「大嫂、大嫂」的叫更讓小菁每天都像在雲端一樣。…
阅读更多...

與主播做愛—-郭詠琴

郭詠琴是TVA眾多美女記者之一,入行以來因勤奮好學,人又長得比花嬌艷,故深得美艷亮麗的方念華青睞,不但工作量增加,地位亦隨之扶搖直上。…
阅读更多...

我把廣告明星開苞了

我在家處理業務弄了通宵,第二天睜著一隻迷糊睡眼到公司去,走進公司大門,看到一位長髮女孩子安靜的坐在接待廳裡,由於隔著雕花玻璃,隱約間只覺得那個女孩個子不高,微微低垂著頭,看不清臉孔,穿著寶藍色的及膝裙,我以為她是來應徵的,也不在意,走入了我的個人辦公室。........…
阅读更多...

與主播做愛—-林燕玲

畢業於香港科技大學生物化學系,曾是香港TVA電視的新聞報導員,於2004年開始為TVA及STARDB報導新聞。由於她以前有一撮頭髮像小飛俠阿童木般,故坊間有「小飛俠」的花名。主要是負責報導衞生和教育有關的新聞。林燕玲是擁有清新臉孔,非新聞系出身的主播。迅速晉身為六點半新聞報道主播而被受關注,引起了一場輿論小風波。 林燕玲曾於2005年8月6-7日報導六點半新聞報道,其後離開TVA新聞部,成為六點半新聞報道最短的主播,資料上顯示她是一個人在租房子住。…
阅读更多...

與主播做愛—-郭詠琴

郭詠琴是TVA眾多美女記者之一,入行以來因勤奮好學,人又長得比花嬌艷,故深得美艷亮麗的方念華青睞,不但工作量增加,地位亦隨之扶搖直上。…
阅读更多...

明星凌辱系列-Vivian

日本成田機場的入境室走出了一位身穿咖啡色風衣眼戴墨鏡的長髮女人,只見她手提著一個小行李袋正要走出機場大門,忽然從後面傳來一陣男人的聲音。 「請問你是不是周蕙敏小姐?」 長髮女子回頭一看眼前是個約三十來歲的男子,長髮女子疑惑地說:「你是… 」 這名男子遞了一張名片給她說:「周小姐,想不到這麼巧能夠在這裡遇見你。」 周蕙敏看了一下名片上寫著XX週刊記者Peter 楊。 她笑了笑說:「楊先生,你好! 」 那名男子連忙回答說:「叫我 Peter…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