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o104自拍,免費A片,套圖,言情小說,巨乳,人妻,成人線上

和單位熟女的一段情

05年,公司被評上了一個全國性的獎。每個部門都得到一筆經費,這次人事部和我們品質部準備一起搞聚餐。閒話不說,在浦西的一家酒店,大家都很盡興,酒也喝的很多。人事部實力差一點,所以慧也逼著喝了很多紅酒。
我和她住在浦東,由我送她回家。我看她挺累了,一路也沒怎麼說話,本來打算就送到樓下的,但她開了車門後,卻站不起來。我只能付了車費,準備送她上樓。她已經站不穩了,我摟著她上樓梯,這時,腦子裏開始冒出壞水,大好機會可不能放過。我輕輕的用手指觸碰著她的乳房側面,奶子蠻大,彈性也不錯,但也不敢過分,畢竟是同事,萬一搞僵就尷尬了。到了門口,她從包裏找出鑰匙,但怎麼也插不準鑰匙孔,我拿過鑰匙,紮個馬步,讓她坐在我大腿上,一隻手開門。另一隻手勾著她,完全捂在她的大奶上了。
開好門後,我扶她到沙發上,她家裏沒人,兒子住校。我擰了條毛巾幫她擦臉,她好像沒什麼反映。她穿著長裙,裙角壓在屁股下,露出了整個大腿。我慢慢的把手伸過去,輕輕的摸著大腿,慢慢往她BB那裏挖,只能隔著短褲絲襪摸著她的陰戶。
她忽然動了一下,嘴巴裏發出哼了一聲。我嚇了一跳,連忙站起來,問她,你沒事吧,沒事的話,我先回家了。沒想到她拉住我的手說,「不要回去,先陪我一會」。我在她身邊又坐下,她一下子往我身上靠了過來。一隻手有意無意的壓在我GG邊上,我有點受不住了。我想她肯定是給我暗示,我順勢撫摸著她的背,越摸越重,我就是想看看她的反映,她的手在我大腿上也摩梭起來,這時我完全放心了,一個手直接開始捏她的奶子了,她開始呻吟起來,我打開她衣服紐扣,她往後倒下去,把整個胸都呈現在我面前。
我繼續揉搓著兩個豐滿的奶子,把胸罩往上撩了起來,一下子撲上去,用嘴使勁的吸著兩個又黑又大的乳頭,她開始不行了,哼的越來越大聲。我嘴上繼續吸著,兩隻手把她的連褲襪和短褲往下脫,她很配合,輕輕的抬起了屁股。
我的手指開始在她的腹股溝來回的摩擦著,但就是不碰她BB,她難過的不行,嘴巴裏啊啊的叫著,一個手很過來捏住我的手,往她的BB上按下去,好多水啊,我用手指在她的洞裏插著,偶爾摩幾下她的小豆豆,她的反映好銘感,插洞時就哼哼著,一碰倒豆豆,就會啊啊的叫起來。
我早趁機把自己的褲子也脫了,雞巴翹的高高的,她手伸過來擼著我的雞巴。
弄了一會,她開始喊「進來,進來,快進來」。我也就不客氣了,把她腿放開一點,雞巴狠狠的插了進去,好滑,她的水實在太多了,插起來毫不費力。我把身體往上頂了一些,這樣每次抽插都能磨到她的豆豆。她大聲的叫著「啊……舒服,啊……爽額,哦……硬額……」
總共才抽了沒幾下,她突然大叫「哦,快,快,快,哦……,哦……再抽,抽……抽……」她整個身體都拱起來,嘴裏「額……」的一聲悶哼,整個人又都軟下去了。
沒想到那麼快就讓她爽了一次,真的很有成就感誒……
我繼續努力的耕耘著,她躺在那邊不動,但能感覺到她在使勁的夾著我,BB裏一收一放著,她收緊時,我就會抽的很快,那種快感太強烈了。大概又抽了5分鐘左右,她開始又哼起來了,估計又開始覺得爽了,我把她的兩個大腿併攏,雞巴從大腿中插進去,在她BB裏快速摩擦著,她的屁股也用力的往上頂著,嘴巴又開始「哦…、額……恩……」的叫著,我知道她又要到了,所以也更賣力的抽著,我覺得我也快要爆發了,我在她耳邊也開始叫起來「哦,不行了,要出來了,哦……」她一聽到我這麼說,一下子也「啊……啊……丟,一起丟,啊,不要停,快……快……」隨著她又「額……」的一聲,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在她的BB裏射了出來。
爽過之後,都有點累了,畢竟都喝了不少酒。簡單了擦了一下,我們兩個赤裸的身體抱在了一起,她靠在我肚子上,我的手就握著他的奶子,說實話,這奶子還是真不錯的。
我們休息了一會,經過這次大戰,酒是已經醒的差不多了。但我們還是不說話,彼此想著各自的心事。我有點擔心,害怕萬一她纏上我的話就麻煩了。對於像她這樣的熟女我是夢寐以求的,我從沒想過和自己的老媽幹這種事,心裏更多的是尊重吧,但腦子裏總揮不去要一個大我好多的女人。
今天總算如願以償了,和熟女做愛真是很爽。她們會調節自己的身體,她們懂得如何讓自己獲得快感,她們甚至能引導你,讓你覺得自己收放自如,她們很容易高潮,讓男人很有成就感,滿足男人的征服欲……思緒越走越遠,不知不覺,小弟弟又開始有點反映。
她忽然抬起頭,在我GG上拍了一下,笑著說:到底還是小夥子嘛,我要洗洗了,下麵還在出水。
我還以為她睡著了呢,原來她一直看著我的小弟弟。她站起來進了浴室,只聽到水嘩嘩的響著。差不多該回家了吧,今天也沒和家裏打過招呼。她會留我嘛?
我要留下嘛?……
她差不多洗好了,「你也過來洗洗吧」。
下面粘乎乎的,是要洗一下,我進了浴室,她用浴巾裹著,在吹頭髮,我從後面抱著她,從鏡子裏色色的看著她。「看什麼看,小色鬼,不嫌我老啊?一不小心被你騙掉了。」
「切,明明是你騙我吧,你根本就沒醉,以為我不知道啊。」她轉過身掐我,「臭小子,吃了我豆腐,還要氣我」我一把緊緊的抱住她,輕輕一扯,浴巾掉了下去。四目對望,我說「你真漂亮」「瞎說,那麼大年紀還漂亮什麼啊」
「你很有味道,很濃的女人味,我喜歡」說著,我吻著她的額頭,把她的臉慢慢抬起,我們熱烈的激吻著,她的舌頭好軟,而且感覺她嘴巴裏好燙,她很興奮,摟著我的頭頸,拼命的吸著,舌頭互相用力的舔著,盡情的享受著……
不知吻了多久,舌頭都覺得酸了。我們終於鬆開了,「好久沒這樣打kiss了,上次和老公打kiss是什麼時候都想不起來了,好像孩子懂事後,我老公就沒親過我,只有在做的時候才會親我幾下。」
「呵呵,我也是啊,我老婆老讓我親她,但我真的沒興趣。」
「你們這些臭男人就是這樣,在外面花天酒地,就不肯對老婆好一點。你還是先洗吧,你今天回家嗎?」
「你捨得放我走嗎?」
「臭傢夥,又來這套」
「哈哈……不說了不說了」
我逃進了淋浴房,水沖刷著皮膚,感覺很清爽。今天還是不回家了吧,待會再好好爽爽。
從浴室出去,她躺在床上看著雜誌,房間裏放著莫里埃的輕音樂。「你回去嗎?」
「不回啦,怎麼忍心讓你獨守空房呢」
她笑了起來,「怎麼以前沒覺得你嘴巴那麼甜嘛,你睡覺要睡衣嘛?」
「不用,我在家裏都是裸睡的」我鑽進他的被窩,好暖和啊。我像小孩一樣,靠在她的臂彎裏,那種感覺很奇妙,就像回到了小時候。她就這樣看著我,輕輕的捋著我的頭髮。她還是光著身子,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香氣,我又開始想要了,我捏著她的乳房,用嘴吸她的乳頭。她又開始哼起來,哦……再重點,吸的重一點,哦……對,就這樣,恩……
我把手放到她下面,她下面又完全濕透了,好多粘粘的水,我潤滑了一下手指,在她的小豆豆上慢慢的磨著,她越哼越大聲了。我嘴上更加用勁的吸,手指一下子加快了摩擦的頻率,她啊……的一聲,一下子併攏大腿,屁股往上抬起,配合著我的抽插。
忽然,她一下子拉開我的手,「不要,我不想這樣好,我們慢慢來」她坐了起來,一下子撩開被子,手伸向我的GG,我的小弟弟早就硬的不行了,她輕輕的套弄著,我閉著眼靜靜享受,忽然下面一熱,她一口含住了我的雞巴,上下很快的含弄著,可以感覺她的舌頭不停的在我龜頭上轉圈,她好棒,頭上下套的那麼快,竟然還能配合舌頭,看來和她老公經常練哦。
她一口一口含的越來越深,似乎每下都插到她喉嚨裏面。哇塞,好爽,我老婆從來不行的,我一插深,我老婆就會噁心,她沒感覺?
哦……好爽,哦,你……好厲害……
我忍不住呻吟起來,真的很爽,這種感覺我從來沒有過。哦……好爽……
口交很爽,但我以前從來沒口交射過,我老婆怎麼弄,我都不會射,但今天怎麼了,真的好爽,我要撐不住了,哦……不行了,停一下,我要不行了,哦……
她根本沒停的意思,反而更快的含弄我的雞巴,哦……雞巴頭好燙,哦……不行了,哦……額……
我控制不住了,一下子全伸到她的嘴巴裏,射到了她的喉嚨裏,好爽,這種感覺決不亞於射在BB裏。她還在繼續的吸,而且吸的很用力,雞巴已經軟了,但被她用嘴拉的好長,尿道管裏的精液也全被她吸的乾乾淨淨。哦,天哪,我好難受,哦,不行,我忍不住笑了起來。太難受了。
她抬起頭,用餐巾紙擦了一下嘴巴,但沒吐出什麼,她全吃了……
她躺過來靠在我的肩膀上,笑著看著我,「爽嗎?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稍微幫你弄弄,你就屏不住嘍。」
「真的很爽,我以前從沒這樣好過,我愛死你了。你不怕我過會硬不起啊?」
「你也有嘴啊,硬不起就用嘴」
「沒問題,我現在就讓你爽一下」
其實,我蠻喜歡用嘴幫女人口交,只要BB乾淨,我喜歡那種近距離聞那股搔搔的味道。而且還可以仔細的觀察BB的樣子,每個BB都不一樣,各有特色。
我慢慢爬到她大腿中間,分開她的大腿,房間裏光線很好,我可以清楚的看清她BB的樣子。他的BB比我想像當中清爽很多,顏色不是很深,毛也不多,只有薄薄的一層。她BB已經流了好多水,看上去油光滑亮的。
我用舌頭舔著她的大陰唇,就在大腿內側和大陰唇來回的舔弄。繞著BB,慢慢的舔了一圈,她顯然受不了刺激了,屁股左右搖擺著,就想把豆豆湊到我舌頭上去,但我總是避開不碰。這樣吊了她一會,我的舌頭伸到BB中間,挑開她的陰唇,她洞口的肉好嫩,粉紅色的,我把舌頭伸到最長,慢慢的往洞裏塞。
她,哦……的一聲,像是得到了極大的滿足,舌頭每次伸進去,再往上一捲,把整個洞口都撥開了。
她的水很多,略微有點鹹鹹的,但沒有任何異味,只有一股淡淡的腥味。我開始越插越快,舌頭捲起時,偶爾會碰到她的小豆豆。她受用的不行,嘴裏也越喊越大聲,估計到最後實在受不了了,就直接喊「舔我豆豆啊,好難過,快舔我豆豆,我BB癢的不行了……」
我索性不插進去了,用嘴吸著她的小陰唇,輕輕的拉起,含在嘴裏,再用舌頭磨。慢慢的,我又開始舔她的大腿內側,不碰她的BB,她索性把手伸過來,用手指扣著自己的豆豆,不斷的抖著它。原來女人是這樣手淫的啊,雖然以前也猜到,但第一次真正的見到,她三個手指捂著她的小豆豆,快速的抖著手。
我抓住了她的手,不讓她自己弄,嘴慢慢的放在了她陰毛上,慢慢的往下親,一點點向小豆豆靠近,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她叫的聲音越來越響,屁股也慢慢的抬起來。
但我故意跳過小豆豆,在小豆豆下面一點點的地方,舌頭以最快的速度抖著,她屁股又拼命的往下沉,但小豆豆還是沒能碰到我的舌頭。「臭傢夥,不要這樣啊,我要,快,我要啊」她知道我在耍她了。
我嘴巴往上一抬,一下子含住了她的豆豆,用力的把豆豆往嘴巴裏吸。
「啊……哦……舒服……臭癟三,弄的我好舒服啊……」
豆豆含在嘴巴裏,我快速的用舌頭掃著,「啵」,我一下子鬆開豆豆,直接用舌頭用力的舔著。她的水已經流到屁眼了,我用手指輕輕的在她屁眼口磨著,輕輕的在屁眼口插著。嘴上也好不放鬆,繼續快速的磨著她的豆豆。
「啊……」她忽然緊緊抓住我的手,屁股用力的向上頂著,不停的往上挺。
我知道她要丟了,嘴巴再次把她的豆豆吸起來,我也誇張的哼著,用力的磨著,手指往她的屁眼裏快速的抽插。
「啊……啊……額……」她屁股越挺越慢,慢慢就沒有了動作,我仔細的看著她的BB,一股晶瑩的騷水流了下來。
她閉著眼,臉色緋紅,還在不停的喘息,大奶子一起一伏。她看上去真美,我爬到她身邊,輕輕的含著她的乳頭。我也已經很累了,就這樣靠著她的肩膀,含著她的奶子睡覺,她輕輕的吻著我的額頭。漸漸的,我們進入了夢鄉……
那天以後,我們兩個人基本每週都會找出時間來約會,一般都是在她家裏。
在她哪里,不用擔心有人打擾,可以盡情的做愛,盡情的淫蕩。
每次到她家後,我們都會脫光衣服,有時看片子,有時上些黃色網頁。我被她調教的越來越出色,狀態最好的一次,我們足足幹了45分鐘。但說實話,時間過長,我感覺反而不爽,到最後快感已經不強烈,只是機械的抽插,想辦法讓自己快點射掉而已。
而她卻非常享受,她高潮來的特別快,有時看片子時,我吸著她的奶子,手指不疼不癢的摸著她的豆豆,她都能迅速的高潮。所以,我們每次做愛,她都會有二到三次高潮,但不可否認,這極大的激發了我的自信,也讓我不可自拔的陷入了她的溫柔鄉里。我們在一起的時候確實非常纏綿,但我們也非常明確的說過,我們不會影響到彼此的家庭。等她老公回來,我們就分手,讓這段回憶都埋藏在各自的心裏。讓它成為我們生命中最閃亮的瞬間。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我們交往差不多半年多了。她老公也即將回國,她兒子放假了,搬回家住了。那天天很熱,我們在一家茶室的包廂內,我們心裏很明白,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約會。那天的氣氛很差,我們坐在那裏,沉默了好久…………
「James,我想……我想謝謝你,這半年我很KKKBO,如果沒有你陪我的話,我不知道怎麼度過那麼長時間。」慧終於先打破了沉默,「傻瓜,我也很開心啊。你不要這樣,還沒分手,就先讓我感覺陌生了。」慧苦笑了一下,我們又恢復了沉默。
「走,跟我走。」我不想再這樣尷尬的坐下去,叫了買單後,帶著她到了旁邊的一家賓館內。
這是我們第二次在她家以外的地方約會。前一次是公司組織旅遊,我們一起報名到了桂林。在陽朔的那晚,其他幾個同事都去看映象劉三姐去了。我們找了一個藉口開溜,躲在她房裏偷歡,但那次很不爽,因為就她一個女的,所以她和導遊一起睡。本來我們算計著他們差不多要三個小時才能回來,但沒想到我們的導遊把那些同事托給了另一個導遊,她直接準備回來休息了。導遊回來時,我們已經洗好澡,慧正在用出色的口技幫我吹蕭。鑰匙卡在慧那裏,導遊以為我們在外面泡吧,所以直接讓服務員過來開門了。幸好我們比較謹慎,還栓上了防盜鏈,否則這下可就糗大了。
忽然聽到有人開門,我們一下子慌了手腳。導遊一看栓著防盜鏈,連忙打招呼「啊,你在裏面啊,不好意思,我以為你還沒回來。」
慧反應挺快,馬上說「哦,我在洗澡,你先到大堂等一下,我洗好後叫你。」
導遊應該也算見多識廣吧,她也明白了現在不方便進房間。「沒事沒事,我先到下面聊會天,你不用急」說著,導遊就下了樓。
我們已經完全沒了興致,小弟弟也早就回到了六點。穿好衣服後,慧打開門觀察了一下,我就溜了出去。後來那晚,我們就在陽朔的洋人街上泡了一晚的吧。
從那次後,我們就再也沒有在外面做過。
今天這個賓館很不錯,是個準四星的酒店,一路上到房間都很安靜,幾乎看不到什麼人。進了房間後,我一下子抱住了她,我們熱烈的擁吻著,舌頭在彼此的口腔中盡情的絞著,口水也完全的交融在了一起。慧很陶醉,經過那麼久,我覺得慧非常喜歡我吻她,每次她都會閉著眼盡情的享受,非常的投入。不知過了多久,我們鬆開了。「還是先洗一下吧,今天太熱了」慧慢慢的脫掉衣服,她的身材是那種小巧型的,可能是因為我老婆比較高大,所以我心裏一直比較傾慕於這種嬌小型的女人。慧的腹部略微有些贅肉,畢竟已經是42歲的女人了,但只有她彎下腰或坐著的時候才能看到,平時站著或躺著時,一點也看不出。
最可貴的是她的那對大奶,應該說和我老婆差不多,但長在她這樣一個嬌小的身軀上,更顯得傲人和豐滿。她屁股很圓,而且有點往後凸凸的,這種屁股的女人一看就很會做,不知從什麼時候,我開始關注起女人的屁股來,曾經聽人說過,十幾歲的小夥子看女人的臉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關注女人的胸部;三十以上後女人的屁股最能勾起男人的性慾。我覺得不能算完全對,但也確實有一些道理。
我靜靜的欣賞著慧的身體,不知道以後是否還有機會看,我想把她每一個細節都深深的刻到腦子裏去。
「過來一起洗嗎?」慧打斷了我的思緒,「哦」我站起來也很快的脫了衣服,慧已經調好水溫,我們站在浴缸裏,她的頭靠在我的胸口,我輕輕的抱著她,我們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任由水沖刷著我們的身體。不要浪費時間了,我倒了點沐浴露幫慧抹著背,她也幫我洗著。她的乳房很柔軟,在我身上輕輕的遊著。慧蹲下去,用很多泡泡揉著我的小弟弟,輕輕的翻開包皮,幫我洗著龜頭上的每一個角落。我的JJ早已昂首敬禮了,慧繼續幫我洗著,洗的很慢,眼睛始終看著我的小弟弟,眼神中流露出那種又愛又憐的感覺,我知道她也非常珍惜這一次,她不願放手,就好像一放開,這就不再屬於她了。
我把慧扶起來,再次把她抱在了懷裏。慧一下子哭起來,我輕輕的拍著她。
「別哭了,它永遠是你的,只要你想它了,它隨時會回到你身邊」慧微微的點了點頭。我抱著慧走出浴室,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讓我們再盡情的享受一次吧!
我吸住她的乳頭,一隻手用力的揉搓著她,我吸的很用力,我知道慧喜歡我這樣。
她開始呻吟起來,我慢慢的往下吻去,她的腹部用力的收緊著,屁股微微抬起,陰戶撅的很高,我聞到了她BB的味道,很淡,更多的被沐浴露的味道遮蓋了。
我一下子含住了她的豆豆,「啊,……」剛才的愁緒一掃而光,只剩下無盡的快感。她說過,她很喜歡我幫她舔BB,她說我口交時很認真,非常的細緻,而且能掌握好節奏,該慢的時候很慢,讓她能真切的感受到每一次舔弄的快感,當快感漸漸強烈時,我也會漸漸的加快節奏,在要爆發前,我又會放慢節奏,讓她的快感一點點積累在那裏,她會有一種長時間處於高潮狀態但不崩潰的感覺,當我再次猛烈的刺激時,她的快感會宣洩的淋漓盡致。這次也是這樣,不過,我在她爆發前,迅速的把JJ狠狠的刺入她的陰道,然後快速的抽插,慧用力的用手扣住我的屁股,拼命的往下按,嘴巴大聲的叫著,丟了,她大口的呼著氣,身體一顫一顫,有點像在抽搐。我減緩了抽插的節奏,讓她稍微的緩了一會。
慧慢慢的睜開眼睛,微笑著看著我,拉下我的頭,吻了我一下,輕輕說「我來」。我翻身仰躺著,慧坐到我的身上,扶著JJ慢慢坐了下去。她上下跳著,可以清楚的看到我的JJ在她的洞裏一進一出,慧很賣力的跳著,用力揉搓著自己的乳房,閉著眼,嘴巴額、額的叫著,我扶著她的屁股幫她,這樣她可以省力一點。跳了一會,她改成了前後運動,手撐在我的身旁,這樣她畢竟省力吧,她的奶子前後晃動著,我輕輕揉搓著她的乳頭。她每下動作都很用力,我知道她是想讓我舒服,這個動作是慧最不拿手的動作,每次這樣來,她堅持不了多久就會很累。但這次她堅持了很久,我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烈,慧已經香汗淋漓了。
我快不行了,「等一下,我們換個姿勢」我還不想好,我們換了一個後入式,慧前身向上抬起,我用力的捏著她的乳房,她很陶醉,她昂著頭,大聲的宣洩著,為了控制自己的感覺,我抽的比較慢,慧迎合著我的節奏,一下一下跳著。我把慧放下去,她趴著,這樣我可以插的更深,我一邊插著B,一邊用手指磨著她的屁眼,那裏很濕,我很順利的滑入了一節手指,慧不讓我玩她後門的,一節手指已經是極限,插的再深她就會喊疼。
所以那裏變成了我嚮往的地方,「今天不弄就沒機會了」我腦子裏忽然閃過這個念頭。我輕聲的說「讓我插後面好嗎?」。慧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我很興奮,拔出JJ對準了她的後門。「你慢點啊……」
「我知道」,我可不想讓她受苦,我用龜頭在屁眼口磨著,非常緩慢的往裏插,龜頭進去了,但慧好像有點不適應,叫了一聲,「放鬆點,不要緊張,越緊張會越疼」
我並不急於插入,用手按摩著她的臀部肌肉,讓她慢慢放鬆下來。我又試探著往裏插,「哦,不行……還是疼,讓我躺下來」慧撲在床上,平躺著「再試試」。
她真會想辦法啊,這樣躺著,她的肌肉就可以完全放鬆了。我扳開她屁股,將JJ對準了她的屁眼,但角度總是不對,老是滑到旁邊。慧反過她的手,握著我的JJ,對準了她的屁眼,我慢慢的往下沉,又進去了,我一點點往裏插。
哇,好緊,小弟弟從來沒有受到過那麼大的阻力,好爽。我不急於全根插入,小幅度的抽插著,不知不覺中,小弟弟已經全根沒入了她的屁眼裏,真的好爽,JJ被緊緊的裹著,「還好嗎?」
「恩」慧還是有點緊張,我緩緩的抽起來,能夠感覺洞口越來越松了,現在抽起來已經一點都不費力,我漸漸越抽越快,每一下都狠狠的撞到她的屁股上,「哦……恩……」慧也開始呻吟起來,她的快感也上來了?
我扶起她的屁股,讓她趴著,我現在非常用力,非常猛的插。她也越來越爽,叫的越來越大聲。
「啊……爽……哦,抽……插死我……哦…………」慧已經完全的享受到插後面的快樂了。我知道她一旦體會到了快感,就差不多要丟了。於是我加快了頻率,更用力的抽著。
「啊……吊住了,又吊住了,爽、爽、爽……」她合著我抽插的速度,大聲的叫著爽。和她做愛,她經常會「吊住」,就是整個人一直處於高潮狀態,最長的大概有一分多種吧。我不知道其他女人有沒有這種感覺,我老婆肯定沒有。慧說以前也沒有這種感覺,丟了就丟了,但這樣吊住很爽,就是那種已經到了高潮但還要抽一段時間才能真正丟掉。所以每次「吊住」後,她都會很累,整個人處於虛脫、昏厥的狀態。被她這樣一叫,我一下子也屏不住了,快感越來越強烈了。
慧用她的手摳著自己的豆豆,「啊……啊、啊……」她終於釋放了自己。在此同時,我在她的屁眼裏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慧躺在我的懷裏,我們誰也沒說什麼,我靜靜的抽著煙。
時間過得真快,差不多5點了。
「我要回去給兒子燒飯了。」慧輕輕的說,「我們以後還能在一起嗎?你老公不會知道的。」
「不行,這段日子我這樣,我到現在還不能原諒自己。其實每次做好後,我都會有點恨自己,但見到你,我就無法控制自己了。」
「他回來了,我不能再這樣對他。」
「難道我們真的這樣結束了?」我似乎還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我一直覺得她老公回來並不會影響我們在一起。
「你讓我體會到了從沒有過的快樂,能和你在一起,我不後悔。我不會忘記你的」慧已經淚流滿面了。她吻了我一下,就起身準備穿衣服。我想拉她,但沒能拉到。
我靜靜的看著她,但她在我眼前變得越來越模糊。我偷偷抹掉眼淚,繼續望著她……
「我要走了」慧伸出手,想摸我,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但我不敢說什麼,我怕我會嚎啕大哭。我只是一遍遍的吻著她的手,我已經看不見什麼,只聽到慧也在小聲的抽泣著。
慧慢慢的抽出了手,走到門口,她轉過身,「不要忘了我,我愛你……」
《完》
我和慧分手後,經過了一段尷尬期,因為我真的不想影響到她的生活。我有種感覺,如果我堅持約她,我們還是能偶爾在一起。但既然說好了,那我還是會遵守我們的約定。
我們差不多有幾個月沒怎麼說話,都是刻意的避開對方。但我們能清楚的感受到彼此的愛意。
在她生日的那天,我買了一條項鏈,趁她邊上沒人的時候,我給了她。她很KKKBO,我問她最近還好嗎?她說也就這樣,孩子那麼大了,再說老公對她還是蠻體貼的。我說只要你過的好我就放心了。
現在,我和慧已經能坦然的面對對方了。我們再也沒有提起那段令人銷魂的日子。和同事們一起活動時,也能自然的開著玩笑。
過去了,真的過去了。或許這樣是最好的結果吧……
我和慧分手已經2年了。非常懷念與她在一起那種快樂的感覺,其實內心還是希望能在此結交一位45歲左右的女性,因為我覺得和這個年齡的女性做愛,是最快樂、最和諧的。
05年,公司被評上了一個全國性的獎。每個部門都得到一筆經費,這次人事部和我們品質部準備一起搞聚餐。閒話不說,在浦西的一家酒店,大家都很盡興,酒也喝的很多。人事部實力差一點,所以慧也逼著喝了很多紅酒。
我和她住在浦東,由我送她回家。我看她挺累了,一路也沒怎麼說話,本來打算就送到樓下的,但她開了車門後,卻站不起來。我只能付了車費,準備送她上樓。她已經站不穩了,我摟著她上樓梯,這時,腦子裏開始冒出壞水,大好機會可不能放過。我輕輕的用手指觸碰著她的乳房側面,奶子蠻大,彈性也不錯,但也不敢過分,畢竟是同事,萬一搞僵就尷尬了。到了門口,她從包裏找出鑰匙,但怎麼也插不準鑰匙孔,我拿過鑰匙,紮個馬步,讓她坐在我大腿上,一隻手開門。另一隻手勾著她,完全捂在她的大奶上了。
開好門後,我扶她到沙發上,她家裏沒人,兒子住校。我擰了條毛巾幫她擦臉,她好像沒什麼反映。她穿著長裙,裙角壓在屁股下,露出了整個大腿。我慢慢的把手伸過去,輕輕的摸著大腿,慢慢往她BB那裏挖,只能隔著短褲絲襪摸著她的陰戶。
她忽然動了一下,嘴巴裏發出哼了一聲。我嚇了一跳,連忙站起來,問她,你沒事吧,沒事的話,我先回家了。沒想到她拉住我的手說,「不要回去,先陪我一會」。我在她身邊又坐下,她一下子往我身上靠了過來。一隻手有意無意的壓在我GG邊上,我有點受不住了。我想她肯定是給我暗示,我順勢撫摸著她的背,越摸越重,我就是想看看她的反映,她的手在我大腿上也摩梭起來,這時我完全放心了,一個手直接開始捏她的奶子了,她開始呻吟起來,我打開她衣服紐扣,她往後倒下去,把整個胸都呈現在我面前。
我繼續揉搓著兩個豐滿的奶子,把胸罩往上撩了起來,一下子撲上去,用嘴使勁的吸著兩個又黑又大的乳頭,她開始不行了,哼的越來越大聲。我嘴上繼續吸著,兩隻手把她的連褲襪和短褲往下脫,她很配合,輕輕的抬起了屁股。
我的手指開始在她的腹股溝來回的摩擦著,但就是不碰她BB,她難過的不行,嘴巴裏啊啊的叫著,一個手很過來捏住我的手,往她的BB上按下去,好多水啊,我用手指在她的洞裏插著,偶爾摩幾下她的小豆豆,她的反映好銘感,插洞時就哼哼著,一碰倒豆豆,就會啊啊的叫起來。
我早趁機把自己的褲子也脫了,雞巴翹的高高的,她手伸過來擼著我的雞巴。
弄了一會,她開始喊「進來,進來,快進來」。我也就不客氣了,把她腿放開一點,雞巴狠狠的插了進去,好滑,她的水實在太多了,插起來毫不費力。我把身體往上頂了一些,這樣每次抽插都能磨到她的豆豆。她大聲的叫著「啊……舒服,啊……爽額,哦……硬額……」
總共才抽了沒幾下,她突然大叫「哦,快,快,快,哦……,哦……再抽,抽……抽……」她整個身體都拱起來,嘴裏「額……」的一聲悶哼,整個人又都軟下去了。
沒想到那麼快就讓她爽了一次,真的很有成就感誒……
我繼續努力的耕耘著,她躺在那邊不動,但能感覺到她在使勁的夾著我,BB裏一收一放著,她收緊時,我就會抽的很快,那種快感太強烈了。大概又抽了5分鐘左右,她開始又哼起來了,估計又開始覺得爽了,我把她的兩個大腿併攏,雞巴從大腿中插進去,在她BB裏快速摩擦著,她的屁股也用力的往上頂著,嘴巴又開始「哦…、額……恩……」的叫著,我知道她又要到了,所以也更賣力的抽著,我覺得我也快要爆發了,我在她耳邊也開始叫起來「哦,不行了,要出來了,哦……」她一聽到我這麼說,一下子也「啊……啊……丟,一起丟,啊,不要停,快……快……」隨著她又「額……」的一聲,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在她的BB裏射了出來。
爽過之後,都有點累了,畢竟都喝了不少酒。簡單了擦了一下,我們兩個赤裸的身體抱在了一起,她靠在我肚子上,我的手就握著他的奶子,說實話,這奶子還是真不錯的。
我們休息了一會,經過這次大戰,酒是已經醒的差不多了。但我們還是不說話,彼此想著各自的心事。我有點擔心,害怕萬一她纏上我的話就麻煩了。對於像她這樣的熟女我是夢寐以求的,我從沒想過和自己的老媽幹這種事,心裏更多的是尊重吧,但腦子裏總揮不去要一個大我好多的女人。
今天總算如願以償了,和熟女做愛真是很爽。她們會調節自己的身體,她們懂得如何讓自己獲得快感,她們甚至能引導你,讓你覺得自己收放自如,她們很容易高潮,讓男人很有成就感,滿足男人的征服欲……思緒越走越遠,不知不覺,小弟弟又開始有點反映。
她忽然抬起頭,在我GG上拍了一下,笑著說:到底還是小夥子嘛,我要洗洗了,下麵還在出水。
我還以為她睡著了呢,原來她一直看著我的小弟弟。她站起來進了浴室,只聽到水嘩嘩的響著。差不多該回家了吧,今天也沒和家裏打過招呼。她會留我嘛?
我要留下嘛?……
她差不多洗好了,「你也過來洗洗吧」。
下面粘乎乎的,是要洗一下,我進了浴室,她用浴巾裹著,在吹頭髮,我從後面抱著她,從鏡子裏色色的看著她。「看什麼看,小色鬼,不嫌我老啊?一不小心被你騙掉了。」
「切,明明是你騙我吧,你根本就沒醉,以為我不知道啊。」她轉過身掐我,「臭小子,吃了我豆腐,還要氣我」我一把緊緊的抱住她,輕輕一扯,浴巾掉了下去。四目對望,我說「你真漂亮」「瞎說,那麼大年紀還漂亮什麼啊」
「你很有味道,很濃的女人味,我喜歡」說著,我吻著她的額頭,把她的臉慢慢抬起,我們熱烈的激吻著,她的舌頭好軟,而且感覺她嘴巴裏好燙,她很興奮,摟著我的頭頸,拼命的吸著,舌頭互相用力的舔著,盡情的享受著……
不知吻了多久,舌頭都覺得酸了。我們終於鬆開了,「好久沒這樣打kiss了,上次和老公打kiss是什麼時候都想不起來了,好像孩子懂事後,我老公就沒親過我,只有在做的時候才會親我幾下。」
「呵呵,我也是啊,我老婆老讓我親她,但我真的沒興趣。」
「你們這些臭男人就是這樣,在外面花天酒地,就不肯對老婆好一點。你還是先洗吧,你今天回家嗎?」
「你捨得放我走嗎?」
「臭傢夥,又來這套」
「哈哈……不說了不說了」
我逃進了淋浴房,水沖刷著皮膚,感覺很清爽。今天還是不回家了吧,待會再好好爽爽。
從浴室出去,她躺在床上看著雜誌,房間裏放著莫里埃的輕音樂。「你回去嗎?」
「不回啦,怎麼忍心讓你獨守空房呢」
她笑了起來,「怎麼以前沒覺得你嘴巴那麼甜嘛,你睡覺要睡衣嘛?」
「不用,我在家裏都是裸睡的」我鑽進他的被窩,好暖和啊。我像小孩一樣,靠在她的臂彎裏,那種感覺很奇妙,就像回到了小時候。她就這樣看著我,輕輕的捋著我的頭髮。她還是光著身子,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香氣,我又開始想要了,我捏著她的乳房,用嘴吸她的乳頭。她又開始哼起來,哦……再重點,吸的重一點,哦……對,就這樣,恩……
我把手放到她下面,她下面又完全濕透了,好多粘粘的水,我潤滑了一下手指,在她的小豆豆上慢慢的磨著,她越哼越大聲了。我嘴上更加用勁的吸,手指一下子加快了摩擦的頻率,她啊……的一聲,一下子併攏大腿,屁股往上抬起,配合著我的抽插。
忽然,她一下子拉開我的手,「不要,我不想這樣好,我們慢慢來」她坐了起來,一下子撩開被子,手伸向我的GG,我的小弟弟早就硬的不行了,她輕輕的套弄著,我閉著眼靜靜享受,忽然下面一熱,她一口含住了我的雞巴,上下很快的含弄著,可以感覺她的舌頭不停的在我龜頭上轉圈,她好棒,頭上下套的那麼快,竟然還能配合舌頭,看來和她老公經常練哦。
她一口一口含的越來越深,似乎每下都插到她喉嚨裏面。哇塞,好爽,我老婆從來不行的,我一插深,我老婆就會噁心,她沒感覺?
哦……好爽,哦,你……好厲害……
我忍不住呻吟起來,真的很爽,這種感覺我從來沒有過。哦……好爽……
口交很爽,但我以前從來沒口交射過,我老婆怎麼弄,我都不會射,但今天怎麼了,真的好爽,我要撐不住了,哦……不行了,停一下,我要不行了,哦……
她根本沒停的意思,反而更快的含弄我的雞巴,哦……雞巴頭好燙,哦……不行了,哦……額……
我控制不住了,一下子全伸到她的嘴巴裏,射到了她的喉嚨裏,好爽,這種感覺決不亞於射在BB裏。她還在繼續的吸,而且吸的很用力,雞巴已經軟了,但被她用嘴拉的好長,尿道管裏的精液也全被她吸的乾乾淨淨。哦,天哪,我好難受,哦,不行,我忍不住笑了起來。太難受了。
她抬起頭,用餐巾紙擦了一下嘴巴,但沒吐出什麼,她全吃了……
她躺過來靠在我的肩膀上,笑著看著我,「爽嗎?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稍微幫你弄弄,你就屏不住嘍。」
「真的很爽,我以前從沒這樣好過,我愛死你了。你不怕我過會硬不起啊?」
「你也有嘴啊,硬不起就用嘴」
「沒問題,我現在就讓你爽一下」
其實,我蠻喜歡用嘴幫女人口交,只要BB乾淨,我喜歡那種近距離聞那股搔搔的味道。而且還可以仔細的觀察BB的樣子,每個BB都不一樣,各有特色。
我慢慢爬到她大腿中間,分開她的大腿,房間裏光線很好,我可以清楚的看清她BB的樣子。他的BB比我想像當中清爽很多,顏色不是很深,毛也不多,只有薄薄的一層。她BB已經流了好多水,看上去油光滑亮的。
我用舌頭舔著她的大陰唇,就在大腿內側和大陰唇來回的舔弄。繞著BB,慢慢的舔了一圈,她顯然受不了刺激了,屁股左右搖擺著,就想把豆豆湊到我舌頭上去,但我總是避開不碰。這樣吊了她一會,我的舌頭伸到BB中間,挑開她的陰唇,她洞口的肉好嫩,粉紅色的,我把舌頭伸到最長,慢慢的往洞裏塞。
她,哦……的一聲,像是得到了極大的滿足,舌頭每次伸進去,再往上一捲,把整個洞口都撥開了。
她的水很多,略微有點鹹鹹的,但沒有任何異味,只有一股淡淡的腥味。我開始越插越快,舌頭捲起時,偶爾會碰到她的小豆豆。她受用的不行,嘴裏也越喊越大聲,估計到最後實在受不了了,就直接喊「舔我豆豆啊,好難過,快舔我豆豆,我BB癢的不行了……」
我索性不插進去了,用嘴吸著她的小陰唇,輕輕的拉起,含在嘴裏,再用舌頭磨。慢慢的,我又開始舔她的大腿內側,不碰她的BB,她索性把手伸過來,用手指扣著自己的豆豆,不斷的抖著它。原來女人是這樣手淫的啊,雖然以前也猜到,但第一次真正的見到,她三個手指捂著她的小豆豆,快速的抖著手。
我抓住了她的手,不讓她自己弄,嘴慢慢的放在了她陰毛上,慢慢的往下親,一點點向小豆豆靠近,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她叫的聲音越來越響,屁股也慢慢的抬起來。
但我故意跳過小豆豆,在小豆豆下面一點點的地方,舌頭以最快的速度抖著,她屁股又拼命的往下沉,但小豆豆還是沒能碰到我的舌頭。「臭傢夥,不要這樣啊,我要,快,我要啊」她知道我在耍她了。
我嘴巴往上一抬,一下子含住了她的豆豆,用力的把豆豆往嘴巴裏吸。
「啊……哦……舒服……臭癟三,弄的我好舒服啊……」
豆豆含在嘴巴裏,我快速的用舌頭掃著,「啵」,我一下子鬆開豆豆,直接用舌頭用力的舔著。她的水已經流到屁眼了,我用手指輕輕的在她屁眼口磨著,輕輕的在屁眼口插著。嘴上也好不放鬆,繼續快速的磨著她的豆豆。
「啊……」她忽然緊緊抓住我的手,屁股用力的向上頂著,不停的往上挺。
我知道她要丟了,嘴巴再次把她的豆豆吸起來,我也誇張的哼著,用力的磨著,手指往她的屁眼裏快速的抽插。
「啊……啊……額……」她屁股越挺越慢,慢慢就沒有了動作,我仔細的看著她的BB,一股晶瑩的騷水流了下來。
她閉著眼,臉色緋紅,還在不停的喘息,大奶子一起一伏。她看上去真美,我爬到她身邊,輕輕的含著她的乳頭。我也已經很累了,就這樣靠著她的肩膀,含著她的奶子睡覺,她輕輕的吻著我的額頭。漸漸的,我們進入了夢鄉……
那天以後,我們兩個人基本每週都會找出時間來約會,一般都是在她家裏。
在她哪里,不用擔心有人打擾,可以盡情的做愛,盡情的淫蕩。
每次到她家後,我們都會脫光衣服,有時看片子,有時上些黃色網頁。我被她調教的越來越出色,狀態最好的一次,我們足足幹了45分鐘。但說實話,時間過長,我感覺反而不爽,到最後快感已經不強烈,只是機械的抽插,想辦法讓自己快點射掉而已。
而她卻非常享受,她高潮來的特別快,有時看片子時,我吸著她的奶子,手指不疼不癢的摸著她的豆豆,她都能迅速的高潮。所以,我們每次做愛,她都會有二到三次高潮,但不可否認,這極大的激發了我的自信,也讓我不可自拔的陷入了她的溫柔鄉里。我們在一起的時候確實非常纏綿,但我們也非常明確的說過,我們不會影響到彼此的家庭。等她老公回來,我們就分手,讓這段回憶都埋藏在各自的心裏。讓它成為我們生命中最閃亮的瞬間。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我們交往差不多半年多了。她老公也即將回國,她兒子放假了,搬回家住了。那天天很熱,我們在一家茶室的包廂內,我們心裏很明白,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約會。那天的氣氛很差,我們坐在那裏,沉默了好久…………
「James,我想……我想謝謝你,這半年我很KKKBO,如果沒有你陪我的話,我不知道怎麼度過那麼長時間。」慧終於先打破了沉默,「傻瓜,我也很開心啊。你不要這樣,還沒分手,就先讓我感覺陌生了。」慧苦笑了一下,我們又恢復了沉默。
「走,跟我走。」我不想再這樣尷尬的坐下去,叫了買單後,帶著她到了旁邊的一家賓館內。
這是我們第二次在她家以外的地方約會。前一次是公司組織旅遊,我們一起報名到了桂林。在陽朔的那晚,其他幾個同事都去看映象劉三姐去了。我們找了一個藉口開溜,躲在她房裏偷歡,但那次很不爽,因為就她一個女的,所以她和導遊一起睡。本來我們算計著他們差不多要三個小時才能回來,但沒想到我們的導遊把那些同事托給了另一個導遊,她直接準備回來休息了。導遊回來時,我們已經洗好澡,慧正在用出色的口技幫我吹蕭。鑰匙卡在慧那裏,導遊以為我們在外面泡吧,所以直接讓服務員過來開門了。幸好我們比較謹慎,還栓上了防盜鏈,否則這下可就糗大了。
忽然聽到有人開門,我們一下子慌了手腳。導遊一看栓著防盜鏈,連忙打招呼「啊,你在裏面啊,不好意思,我以為你還沒回來。」
慧反應挺快,馬上說「哦,我在洗澡,你先到大堂等一下,我洗好後叫你。」
導遊應該也算見多識廣吧,她也明白了現在不方便進房間。「沒事沒事,我先到下面聊會天,你不用急」說著,導遊就下了樓。
我們已經完全沒了興致,小弟弟也早就回到了六點。穿好衣服後,慧打開門觀察了一下,我就溜了出去。後來那晚,我們就在陽朔的洋人街上泡了一晚的吧。
從那次後,我們就再也沒有在外面做過。
今天這個賓館很不錯,是個準四星的酒店,一路上到房間都很安靜,幾乎看不到什麼人。進了房間後,我一下子抱住了她,我們熱烈的擁吻著,舌頭在彼此的口腔中盡情的絞著,口水也完全的交融在了一起。慧很陶醉,經過那麼久,我覺得慧非常喜歡我吻她,每次她都會閉著眼盡情的享受,非常的投入。不知過了多久,我們鬆開了。「還是先洗一下吧,今天太熱了」慧慢慢的脫掉衣服,她的身材是那種小巧型的,可能是因為我老婆比較高大,所以我心裏一直比較傾慕於這種嬌小型的女人。慧的腹部略微有些贅肉,畢竟已經是42歲的女人了,但只有她彎下腰或坐著的時候才能看到,平時站著或躺著時,一點也看不出。
最可貴的是她的那對大奶,應該說和我老婆差不多,但長在她這樣一個嬌小的身軀上,更顯得傲人和豐滿。她屁股很圓,而且有點往後凸凸的,這種屁股的女人一看就很會做,不知從什麼時候,我開始關注起女人的屁股來,曾經聽人說過,十幾歲的小夥子看女人的臉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關注女人的胸部;三十以上後女人的屁股最能勾起男人的性慾。我覺得不能算完全對,但也確實有一些道理。
我靜靜的欣賞著慧的身體,不知道以後是否還有機會看,我想把她每一個細節都深深的刻到腦子裏去。
「過來一起洗嗎?」慧打斷了我的思緒,「哦」我站起來也很快的脫了衣服,慧已經調好水溫,我們站在浴缸裏,她的頭靠在我的胸口,我輕輕的抱著她,我們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任由水沖刷著我們的身體。不要浪費時間了,我倒了點沐浴露幫慧抹著背,她也幫我洗著。她的乳房很柔軟,在我身上輕輕的遊著。慧蹲下去,用很多泡泡揉著我的小弟弟,輕輕的翻開包皮,幫我洗著龜頭上的每一個角落。我的JJ早已昂首敬禮了,慧繼續幫我洗著,洗的很慢,眼睛始終看著我的小弟弟,眼神中流露出那種又愛又憐的感覺,我知道她也非常珍惜這一次,她不願放手,就好像一放開,這就不再屬於她了。
我把慧扶起來,再次把她抱在了懷裏。慧一下子哭起來,我輕輕的拍著她。
「別哭了,它永遠是你的,只要你想它了,它隨時會回到你身邊」慧微微的點了點頭。我抱著慧走出浴室,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讓我們再盡情的享受一次吧!
我吸住她的乳頭,一隻手用力的揉搓著她,我吸的很用力,我知道慧喜歡我這樣。
她開始呻吟起來,我慢慢的往下吻去,她的腹部用力的收緊著,屁股微微抬起,陰戶撅的很高,我聞到了她BB的味道,很淡,更多的被沐浴露的味道遮蓋了。
我一下子含住了她的豆豆,「啊,……」剛才的愁緒一掃而光,只剩下無盡的快感。她說過,她很喜歡我幫她舔BB,她說我口交時很認真,非常的細緻,而且能掌握好節奏,該慢的時候很慢,讓她能真切的感受到每一次舔弄的快感,當快感漸漸強烈時,我也會漸漸的加快節奏,在要爆發前,我又會放慢節奏,讓她的快感一點點積累在那裏,她會有一種長時間處於高潮狀態但不崩潰的感覺,當我再次猛烈的刺激時,她的快感會宣洩的淋漓盡致。這次也是這樣,不過,我在她爆發前,迅速的把JJ狠狠的刺入她的陰道,然後快速的抽插,慧用力的用手扣住我的屁股,拼命的往下按,嘴巴大聲的叫著,丟了,她大口的呼著氣,身體一顫一顫,有點像在抽搐。我減緩了抽插的節奏,讓她稍微的緩了一會。
慧慢慢的睜開眼睛,微笑著看著我,拉下我的頭,吻了我一下,輕輕說「我來」。我翻身仰躺著,慧坐到我的身上,扶著JJ慢慢坐了下去。她上下跳著,可以清楚的看到我的JJ在她的洞裏一進一出,慧很賣力的跳著,用力揉搓著自己的乳房,閉著眼,嘴巴額、額的叫著,我扶著她的屁股幫她,這樣她可以省力一點。跳了一會,她改成了前後運動,手撐在我的身旁,這樣她畢竟省力吧,她的奶子前後晃動著,我輕輕揉搓著她的乳頭。她每下動作都很用力,我知道她是想讓我舒服,這個動作是慧最不拿手的動作,每次這樣來,她堅持不了多久就會很累。但這次她堅持了很久,我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烈,慧已經香汗淋漓了。
我快不行了,「等一下,我們換個姿勢」我還不想好,我們換了一個後入式,慧前身向上抬起,我用力的捏著她的乳房,她很陶醉,她昂著頭,大聲的宣洩著,為了控制自己的感覺,我抽的比較慢,慧迎合著我的節奏,一下一下跳著。我把慧放下去,她趴著,這樣我可以插的更深,我一邊插著B,一邊用手指磨著她的屁眼,那裏很濕,我很順利的滑入了一節手指,慧不讓我玩她後門的,一節手指已經是極限,插的再深她就會喊疼。
所以那裏變成了我嚮往的地方,「今天不弄就沒機會了」我腦子裏忽然閃過這個念頭。我輕聲的說「讓我插後面好嗎?」。慧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我很興奮,拔出JJ對準了她的後門。「你慢點啊……」
「我知道」,我可不想讓她受苦,我用龜頭在屁眼口磨著,非常緩慢的往裏插,龜頭進去了,但慧好像有點不適應,叫了一聲,「放鬆點,不要緊張,越緊張會越疼」
我並不急於插入,用手按摩著她的臀部肌肉,讓她慢慢放鬆下來。我又試探著往裏插,「哦,不行……還是疼,讓我躺下來」慧撲在床上,平躺著「再試試」。
她真會想辦法啊,這樣躺著,她的肌肉就可以完全放鬆了。我扳開她屁股,將JJ對準了她的屁眼,但角度總是不對,老是滑到旁邊。慧反過她的手,握著我的JJ,對準了她的屁眼,我慢慢的往下沉,又進去了,我一點點往裏插。
哇,好緊,小弟弟從來沒有受到過那麼大的阻力,好爽。我不急於全根插入,小幅度的抽插著,不知不覺中,小弟弟已經全根沒入了她的屁眼裏,真的好爽,JJ被緊緊的裹著,「還好嗎?」
「恩」慧還是有點緊張,我緩緩的抽起來,能夠感覺洞口越來越松了,現在抽起來已經一點都不費力,我漸漸越抽越快,每一下都狠狠的撞到她的屁股上,「哦……恩……」慧也開始呻吟起來,她的快感也上來了?
我扶起她的屁股,讓她趴著,我現在非常用力,非常猛的插。她也越來越爽,叫的越來越大聲。
「啊……爽……哦,抽……插死我……哦…………」慧已經完全的享受到插後面的快樂了。我知道她一旦體會到了快感,就差不多要丟了。於是我加快了頻率,更用力的抽著。
「啊……吊住了,又吊住了,爽、爽、爽……」她合著我抽插的速度,大聲的叫著爽。和她做愛,她經常會「吊住」,就是整個人一直處於高潮狀態,最長的大概有一分多種吧。我不知道其他女人有沒有這種感覺,我老婆肯定沒有。慧說以前也沒有這種感覺,丟了就丟了,但這樣吊住很爽,就是那種已經到了高潮但還要抽一段時間才能真正丟掉。所以每次「吊住」後,她都會很累,整個人處於虛脫、昏厥的狀態。被她這樣一叫,我一下子也屏不住了,快感越來越強烈了。
慧用她的手摳著自己的豆豆,「啊……啊、啊……」她終於釋放了自己。在此同時,我在她的屁眼裏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慧躺在我的懷裏,我們誰也沒說什麼,我靜靜的抽著煙。
時間過得真快,差不多5點了。
「我要回去給兒子燒飯了。」慧輕輕的說,「我們以後還能在一起嗎?你老公不會知道的。」
「不行,這段日子我這樣,我到現在還不能原諒自己。其實每次做好後,我都會有點恨自己,但見到你,我就無法控制自己了。」
「他回來了,我不能再這樣對他。」
「難道我們真的這樣結束了?」我似乎還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我一直覺得她老公回來並不會影響我們在一起。
「你讓我體會到了從沒有過的快樂,能和你在一起,我不後悔。我不會忘記你的」慧已經淚流滿面了。她吻了我一下,就起身準備穿衣服。我想拉她,但沒能拉到。
我靜靜的看著她,但她在我眼前變得越來越模糊。我偷偷抹掉眼淚,繼續望著她……
「我要走了」慧伸出手,想摸我,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但我不敢說什麼,我怕我會嚎啕大哭。我只是一遍遍的吻著她的手,我已經看不見什麼,只聽到慧也在小聲的抽泣著。
慧慢慢的抽出了手,走到門口,她轉過身,「不要忘了我,我愛你……」
《完》
我和慧分手後,經過了一段尷尬期,因為我真的不想影響到她的生活。我有種感覺,如果我堅持約她,我們還是能偶爾在一起。但既然說好了,那我還是會遵守我們的約定。
我們差不多有幾個月沒怎麼說話,都是刻意的避開對方。但我們能清楚的感受到彼此的愛意。
在她生日的那天,我買了一條項鏈,趁她邊上沒人的時候,我給了她。她很KKKBO,我問她最近還好嗎?她說也就這樣,孩子那麼大了,再說老公對她還是蠻體貼的。我說只要你過的好我就放心了。
現在,我和慧已經能坦然的面對對方了。我們再也沒有提起那段令人銷魂的日子。和同事們一起活動時,也能自然的開著玩笑。
過去了,真的過去了。或許這樣是最好的結果吧……
我和慧分手已經2年了。非常懷念與她在一起那種快樂的感覺,其實內心還是希望能在此結交一位45歲左右的女性,因為我覺得和這個年齡的女性做愛,是最快樂、最和諧的。

;